手机版

首页 > 良品 > 人物 > 内容

史湘云最初把薛宝钗当亲姐姐,为什么最后跟林黛玉成了好闺蜜?

发布时间: 2019-05-26 14:02:55   来源:  
字号:

  钗、黛、湘是红楼诸钗中非常出彩、性格迥异的人物,三人的关系也起起伏伏、柳暗花明。为何史湘云前期与宝钗交好,把她当成好姐姐,最后却与黛玉成为好姐妹并住进潇湘馆呢?那是三人不同的性格、环境使然,也是湘云识人、知人的成长史。

  也许世人对林黛玉的认识过程,大多皆如史湘云,初相识觉得不能容忍她的小性儿,各种拿捏人,反而更喜宝钗这样大度宽容,随分从时的姐姐。但最后的事实却告诉我们,林黛玉一直都是林黛玉,薛宝钗未必一直是宝姐姐。真可谓:铁打的林黛玉,流水的薛宝钗。

一、湘云初来时宝黛正闹别扭,对黛玉第一印象不好

  湘云第一次正式出场时,宝玉在宝钗处玩,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才去看她。宝黛爱情此时处于萌芽阶段,宝黛还都在相互试探,黛玉很不放心,非常生气宝玉去了宝钗那里,赌气回自己房间去了。

  宝玉赶忙去向黛玉解释,中途宝钗说湘云在等宝玉,叫走了宝玉。宝玉又回来找黛玉,湘云跟来说她来了宝黛不理她。

  贾府大多数人认为宝钗豁达大度,不像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容易生气,那些小丫头们也喜欢跟宝钗玩,贾、史两家往来频繁,湘云在家时就知道黛玉、宝钗先后住进了贾府,肯定也听到了贾府下人对二人的评价。

  湘云活泼开朗,与袭人、平儿众丫头都玩得很好,刚来又撞上黛玉闹别扭,看上去坐实了下人的评价,湘云肯定感觉宝钗与自己更合拍,不然也不会对黛玉说 “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我就服你”。

  这时,在湘云心中,宝钗没有缺点,堪称完美;黛玉爱闹脾气,小性儿。

二、湘云与宝玉幼时亲密无间,黛玉来后受了冷落

  宝玉知道湘云睡觉时习惯把手臂放在被子外面,他小时候湘云还给他梳过头,他头上珍珠的样式湘云都记得,二人小时候很可能与黛玉初来时宝黛相处的模式一样,“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同息同止”。

  那时两个人活泼顽皮,一起玩耍,宝玉在湘云面前转的时候就比较多。可湘云再回贾府时,一切都变了,只要黛玉一生气,宝玉就哄黛玉去了,在她眼中,宝玉被他林妹妹辖制住了,再也不像小时候一样围着她转,和她玩闹了。

  不仅如此,只要她在他人面前说了黛玉的缺点或当众打趣了黛玉,宝玉就直接维护黛玉或使眼色;落差太大了,她心里难免有点失落。

  湘云是本色、英豪的女子,从没将儿女私情放在心上,更没想过要嫁给宝玉,虽然如此,她有侯府千金的身份,出众的才情,“蜂腰猿背”、“鹤式螂形”的身材,雪白的肌肤,还有金麒麟,又与宝玉幼时亲密无间,自身条件比宝钗更符合宝二奶奶这个位置,让黛玉更不放心。

  黛玉不放心时,就见不得宝玉日常用品里有其他女孩子的针线,甚至看他炫耀其他女孩子的针线,扇套子就在二人不知是湘云做的情况下被黛玉生气时剪了。湘云自己在家做女红要做到三更,答应给宝玉的穿戴之物做针线是看袭人的情分,更是看在与宝玉的兄妹之情上,被黛玉剪了,对黛玉肯定会有些不满。

  黛玉一句冷笑“她不会说话,她的金麒麟会说话”只会让心直口快的湘云更觉得黛玉莫名其妙,行动爱恼,不好相处。其实黛玉的行动爱恼只对宝玉,源于对宝玉的不放心,这个屡次夹带在宝黛爱情里的金麒麟,最终推出了宝玉对黛玉的爱情承诺,“你放心”。此后黛玉就没什么“行动爱恼”了,但湘云并不知道这一点。

三、宝钗豁达大度,黛玉率性而为

  前期黛玉生气时宝钗表面上要宝玉多陪黛玉走走,实际上是借此把黛玉行动爱恼的性格宣扬一番。后来宝钗更聪明了,再有这种情况她会先逗笑宝玉,然后自己连忙找黛玉聊天,不仅将“战火”灭于无形之中,也更树立了自己大度、体贴他人的形象。

  黛玉在贾母、王夫人等长辈面前或在众姊妹面前时与宝玉相处一直严守大家闺秀的规矩,而与宝玉两人在一处或人少时更多是情绪外露,率性而为。

  湘云眼中,宝钗是豁达大度、温暖贴心的姐姐,宝姐姐不会因宝玉疏远了就像林姐姐一样生气,动不动就哭,对宝玉有感情时也是独自悄悄去怡红院,人缘又好。

  刚回贾府时,湘云与黛玉住在一起,但那时书中并没有她俩闲聊的场景,也许那时,湘云认为与黛玉合不来,并不与她话家常,黛玉满心是“宝玉到底会不会变心喜欢上别人”,又本身多愁善感,根本想不到与湘云聊天。

  而宝姐姐再忙,手上女红活计再多,也会在贾母王夫人处根据长辈的眼色闲话一番。湘云如果找宝姐姐讲讲烦心事,宝姐姐一定是最好的倾听者,最贴心的安慰者。

  后来宝钗又把湘云送的绛石纹戒指转赠袭人,更让湘云觉得宝钗大方会做人。宝钗本来就不喜欢饰品、玩器,不过借此送人情,赚人气;黛玉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根本不屑于刻意讨好谁,可惜,直爽的云妹妹还没想到这些。

  有了之前的感情铺垫,宝钗主动邀湘云住到蘅芜苑自然水到渠成。后面宝钗又帮湘云办了螃蟹宴,感情自然更好了。

  贾母要凤姐儿另设一处给湘云住,湘云宁愿不顾贾母的疼爱,以及独自住一处的方便,只要与宝钗同住,湘云可能一直以为她把宝姐姐当亲姐姐,宝姐姐也就把她当亲妹妹,然而她错了。

四、姐妹原是同林鸟,抄检之后各自飞

  抄检大观园是贾府上中下各阶层矛盾的大爆发,也预示着贾府最终被抄家,同时也为诸钗又做了一回传。宝钗性格中城府、世故的那一面暴露无余。

  没抄蘅芜苑,宝钗避嫌要搬走无可厚非,可她的做法也许让厚道、纯真的湘云受伤了。宝钗管家时除了知道“茯苓霜”、“玫瑰露”事件还知道贾府其他世人想不到的事件,这些事精明的探春都不一定知道。

  宝玉都不认识的小红她却听声音都能认出来,她花了太多时间、精力关注外部事务,却不知道柳叶渚莺儿与老婆子吵架,不管事的黛玉都知道她家婆子参与了聚赌,她自己却照样差遣婆子跑腿,估计根本没想到她家还有婆子参与这种事,可谓真是“丈八的台灯,照不见自家照得见人家”。

  大观园才抄检了两处探春就已经知道了这事,宝钗第二天在李纨处见到探春还问为什么要打王善保家的。宝钗平时八面玲珑,关键时刻却根本没人送信给她,区分事情轻重缓急的能力也远远不如探春,导致她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抄检的事情。

  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私下告诉湘云她要搬走,问湘云以后打算住哪里,而是要湘云找探春一起去李纨那里,自己先一步去找了李纨,要她让湘云以后一起住稻香村,以后好省些事。

  在稻香村湘云一直是沉默的,那时她肯定也很震惊,宝姐姐关键时刻根本不为她考虑,私下就做了决定。她心心念念当亲姐姐看待的宝姐姐原来是个“不干己事不张口,一干己事从尾护到头。”的主儿,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自保,丝毫不会感念之前为了跟她一起住,自己放弃了在园中另有住处的机会。

  湘云好动、爱说话,李纨守节好静,还有个孩子,连宝琴之前在那住都被镇住了,湘云住那怎么都不合适。宝钗不管这些,平时与云丫头再亲,此刻也只管洗清自己的嫌疑,远离这是非之地,顺带树立为贾府减少支出、精于算计的形象。

  经历了这次,湘云也许懂了,不是所有的真心都能换来真情,不是自己看重他人、珍惜情谊就能拥有对等的看重;不是所有人像自己一样看到岫烟被欺负第一反应是出去打抱不平。

  自己本色、真诚,关键时刻却被耍了一次。她心直口快,却细心聪敏,不像迎春一样是个有气的死人。宝钗令她心寒的做法,黛玉与她一样,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对抄检的事只能一言不发的境遇,让她不由自主地向黛玉靠近。

  中秋节黛玉伤感垂泪,她主动宽慰:“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宝姐姐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他们不作诗,咱们两个竟联起句来,明日羞她们一羞。”

  见过黛玉之前待宝钗、宝琴如亲姊妹一般,她才明白,林姐姐与自己身世一样,也是聪明人,并非小气,只是容易自寻烦恼,不像自己一样豁达开朗。对于她的宽慰,一向体弱的黛玉懂得感恩、珍惜,不肯负她的豪兴,与她到凹晶馆联诗到天亮。

  这种坦诚相待、重情重义与她何其相似,世故、圆滑,以诗词为末事的宝姐姐估计很难做到。

  诗联完了,天都快亮了,她不愿回稻香村惊动病着的李纨,更愿和黛玉住进潇湘馆,以后也多点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