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良品 > 艺术 > 内容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时间: 2020-10-15   来源:  
字号:

张业兴:帷幕

dRoom-站台中国 / 北京

2020年9月19日—10月15日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张业兴“帷幕”dRoom-站台中国展览现场

798艺术:你的新作延续了之前对空间的关注,通过画面中帷幕、灯光等元素,一种舞台化、戏剧性的效果得到了强化,且画面中不同形象的关系被处理得更加平衡。请谈谈你的相关思考。

张业兴:去年的展览我有张画叫《世俗乐园》,那是张有帷幕、灯光、人物的具有舞台化和戏剧性效果的一张画,我自己挺喜欢那张画的结构关系,我想继续沿着这个线索再画些作品,也是对去年那件作品的补充。所以就有了这次展览的这批画。新的作品我想表达我或我这个年龄的人对生活的态度以及生存的境遇给自己带来的一些思考。作品尽量采取除去个人化或个人态度模糊的方式,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个人化思想状态的片段。我想通过认真和具体的描绘把孤独、荒诞和不协调的情节在画面中做到尽量统一的平衡。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演讲者》布面油画 60 ×62cm 2020

798艺术你画面中的荒诞意味或者说超现实感,是否指向一种心理层面的真实?场景及人物构成的依据通常是什么?

张业兴:可能我的作品对观众会有神秘感和距离感,但我自己其实是想要表达一种真实,即便是一个虚构的东西看起来非常荒诞,但那个荒诞也是建立在真实里面的,所有的创作其实都是被选择的,被组织的,被转换的。它不是真实的真实,它是创造出来的一种真实。至于场景和人物构成依据我觉得首先是这个场景、这个人物形象或动作能触动到我,它能与我的内心产生某种共鸣。艺术有时是综合状态下的产物,个人的精神世界是复杂的,我只是尽量呈现我认为的真实的状态。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有了结果的赌局》布面油画 52 ×40cm 2020

798艺术除了帷幕,还有一些固定的元素会反复出现在画面中,比如植物、破碎的镜子、几何模型……这些物品是否具有某种象征或暗示?

张业兴:我想画面的人或物应是作者意图的指代,或是作者思考过程的指代,起到当事人的作用。我只述说自己,或外观上述说自己,我只用我的方法理解一切,或者说,这个一切因我的理解而有意义。作品里的有些情节或人是编造的,编造的意图有我的影子,是参与。新的作品我尝试在相同的场景中加入重复的人物和先前记忆有关的一些物品,这些人物和物品多多少少会影射家庭关系和现今的社会生活对我心里的一些影响。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等待》布面油画 62 ×50cm 2020

798艺术新作的色调延续了你上一次个展中所采用的蓝绿色系。通过这种方式,不同的画作被统摄在一个相对一致的情绪氛围之中。你对色调的设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张业兴:我只是觉得这种颜色很符合我对现今自己作品的要求,它很适合我对自己现今作品的一个表达。

798艺术出现在你画面中的人物常常背对着观者,即便以正面示人,其面部也是被遮蔽的状态,这形成了一种视觉及心理层面的阻隔,能否谈谈你的想法?

张业兴:其实这个有点像电影里的“无对白”的表达方式,它完全是靠肢体语言的方式呈现。露出脸对我来说就像开口说话,话说不好是很危险的。我喜欢这种不是特别直白的表达方式。这些图像反映了我内心的故事。某种程度上它们并不连贯,通过将它们画出来,我给了它们一种形式,使这些图像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周公解梦》布面油画 50 ×42cm 2020

798艺术:虽然你作品中的人物不具明确指向性,但部分人物的服饰显示出他们的职业身份,这似乎也微妙地透露出作品中所涉及的社会性因素?

张业兴:我觉得有职业身份的人物设置会拉近作品与观众的距离,我使用的叙事方式是将人物和物品并置在一起,当这些“道具”变成一种视觉物质,我希望它能与观众产生某种共鸣。如果只是选用了一般人的形象,那面临的问题则是,是否能够获得与他人的沟通?在个人体验与公共经验之间无意中我会考虑到一些人物或物品的设置,对别人是不是也能带来一个感性的刺激。这个场景的设置不能只停留在我个人私密性的一个说明,而是一个可以实施、落实化的感受状态。

张业兴:让画面生长出自己的故事 | 798艺术·对话

《某种意义的保存》布面油画 53 ×40cm 2020

798艺术一些画作的边缘会出现颜料的溢出,并自然而然地延续了画面的内容,可否谈一下这样处理的意图?

张业兴:一直以来我每张作品完成的时间都很长,不是说画的慢,而是出于对作品质量的要求我会反反复复地修改很多遍,有很多是即将完成的作品又会毁掉重来,在这种反复的过程中就会刮下来很多废弃的颜料。开始时觉得扔掉了很可惜,我就把这些废颜料堆到了一张废弃的画的画框的边缘,伴随着时间的积累这个框子边缘就形成了一个很不规则的形体。我觉得这个画框边缘所形成的这个效果可以作为一种形式用到我的作品中,就这样在后来的作品中我采用了之前的这个方法... 我觉得它呈现了时间的积累给作品带来的一种特殊的形式感。

文:王薇

图:站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