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良品 > 阅读 > 内容

朋友W自媒体小编,夜跑治好焦虑症

时间: 2019-11-08 11:59:05   来源:  
字号:

导语:在这个自媒体时代,泡沫伴随着神话。

仿佛一夜之间是个念过书会打字的人都摇身一变都可以化身为自媒体,在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名号之外还有着一层“月薪五万、一篇爆款十万奖金”的“纯金”光环。

对已经有超过2200万公众账号、几百万从业者的自媒体行业来说,各种某个账号暴涨粉丝几十万,文章阅读量过千万的造神传说就像一针针的强心剂在给那些处在食物链底层的自媒体们强行续命。这些自媒体从业者有一个统一的称呼——新媒体小编。很不幸,我的朋友W就是个自媒体小编。

W跟我吐槽说,这是一个路边的煎饼果子摊都恨不能也运营个公众号作为“标配”的时代。顶着自媒体小编这个称呼的这群人,注定要承受着“0预算但是要做一场刷屏活动”、“不管你是不是运营、编辑、美工、策划于一身,领导想要一篇10W+……”、“不才半夜两点嘛,王宝强离婚这个热点起来追一下……”这些外人不知道的压力。长期在这种工作状态之下,各种问题迟早上身,焦虑症就是最常见也最无形的一个。

更不幸的是,我的朋友W最近焦虑症越来越严重了。而在他治病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差点把他吓死,也改变了他的生活。

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不去翻看各类公众号,每天不拿着手机刷到凌晨2点确认这一天算是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就无法入睡;每隔一会儿就得看一下手机后台有没有人留言;跟工作时间越来越长一样,他的头发也掉的越来越多;整天感觉身体很重,爬个楼梯都要喘一喘,天天如此,感觉自己就跟一个上足了发条的陀螺,再多拧一点都要崩了。真的已经到了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的程度了。听他这么说,我们这些朋友都心疼的不行,可又爱莫能助。

可是就算是到了要去看心理医生的程度了,在去医院的路上他还在群里问媒介客户的最终版活动策划文案什么时候给到,跟心理医生聊天的间隙里还头脑风暴出了几个文章标题丢到了工作群里。直到他拿着手机里的其他自媒体同行朋友圈晒的收入给医生看的时候,医生很严肃地打断后并告诉他:

“如果你不能放下手机,不能先做到跟微信“断舍离”,你的焦虑症只会越来越严重,绝无好转的可能!”

W带着心理医生给的“尽量不要加班,回家后不要再工作,没事别刷手机,平时要多做运动,可以试试冥想”等等不痛不痒的建议回到自己租住的小窝里。他苦笑着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必须要做出点调整了,哪怕是一丁点的调整,也能不让他身体里的那个上足了的发条崩了。

这份自媒体是自己糊口的营生,还想着能够什么时候也能体验一次“一篇爆款文章十万奖金”做到养家呢,工作减不了,那就增加锻炼吧,这也算是一点改变。现在也入秋了,天气愈发的凉爽,不像酷夏锻炼完了一身臭汗,正好他租住的小窝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周围,每天加完班回家的路上都能看到不少人刚夜跑结束跟他擦肩而过。

那就去夜跑吧,就这么决定了!

他在心里像是呐喊般对自己重复了无数遍这个口号,之所以要如此的努力给自己强化这个信息是因为要他做到早点下班,放下手机是一件极有难度的事情。难的不在于让他去跑步,而是让他放下如同已经有了毒瘾一般的手机。手机不在视线里的每一秒他的焦虑症都如同万千只蚂蚁在噬咬着他的心,出门夜跑这个过程就像吸毒的人进行毒瘾戒断一样,痛苦,但是一定要做。

终于,在W决定去夜跑之后的两天之后,他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到家,这对于他来说就已经可以算是这个月的头号稀奇事儿了。拿出许久未穿过的运动服,换上一双轻便的鞋子,他就下楼去了,哦,对了,手机要放在了家里。他终于成为了奥森夜跑大军中的一员,也终于迈出了他“戒断”的第一步。

可是事情哪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他走到楼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担心起他们的粉丝群里会不会有人乱发小广告没有及时清理,后台有了新留言没有及时放入精选并回复,这种感觉仿佛是来自四面八方的风拂过他的刘海,轻轻的,但是挠得心里痒痒不已。

这也还好,万一是他的领导往群里扔了一个让你自己揣测的链接他没有及时回复,薛之谦和李雨桐事件出现新的反转了没能第一时间跟进热点怎么办?这时焦虑就像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他的脑子里,弄得他像“毒瘾”犯了一样。

不行!不能再想了!迈开步,跑!

既然焦虑跟鬼魅一样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想要摆脱哪有那么简单。在一开始跑的时候,W脑子里他那部破苹果6S里已经消息炸了无数次了,娱乐圈里的已婚男士已经出轨了一遍了,各种塑料姐妹花们也都撕了无数回了。神奇的是,就像那句鸡汤一样——“人生没有多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在跑了一圈之后,他心中的那些焦虑随着他的步伐一步又一步的像鞋底的的泥土,都磨碎在这安静漆黑且到处都是树的公园里了。

两圈过后,他的心情越跑越好,曾经身体上出现的那些疲沓也都一扫而光,心里不禁咒骂了一句:去他大爷的自媒体热点吧!

不知不觉他已经跑到树木茂盛的公园深处,停下脚步想在这安静的地方再像心理医生教给他的那样冥想一会儿。

秋夜北京的天空晴远且透彻,不知多久没有抬头看过的星空这时候也映在W眼前,安静、星空、一个人,真是适合冥想的好场景。 就在他思考人生的时候,却总感觉周围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可是环顾四周,他什么都没发现,怀疑是焦虑症让自己变的太敏感了。

就在他宽慰自己的时候,他前方不远处忽然有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心里念叨安慰自己的话还没说完,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一个惨白的鬼脸漂浮在空中,还带有两个犄角,眼睛的地方空洞无物,在空中荡来荡去,竟然越来越近。

突如其来的画面让他瞬间冷汗就出来了。在他被吓傻的几秒钟后,空中又飘飘忽忽的出现了一个白色做出跑步动作的东西在快速的变换着动作,看着是人形轮廓,但是却只有身体的部分散发着惨白的幽光。

本来被一个长着犄角的鬼脸就吓惨了,再加上这么个东西,W哪里见过这么刺激的场景,惨叫一声扭头就跑。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了,跑的时候隐约听到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是他已经顾不得去想那是什么了。

W一口气冲回到公园门口人多的地方,看着周围夜跑完毕的人正三三两两的往外走,再回头看了一眼他刚才见到诡异画面的方向,幽暗还透着一股神秘,让他不禁依然一阵阵后怕。

回到家中,W的手机上并没有什么消息,他脑海中幻想出现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今晚的经历,比他幻想到的那些东西都刺激。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了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在耐心的听完他叙述的这件事情让我马上想到了一个叫魔宙的公众号,是讲深入各种奇奇怪怪案件故事背后探寻真相的这么一个账号,还是我推荐给他关注的。我不禁脱口而出记得魔宙么?他怔了一秒钟,然后连声说记得,然后他也马上明白我想表达什么了。作为自媒体一心想要搞个“大新闻”的好奇心立刻冲淡了他的恐惧。

正好第二天是个周六,晚上无所事事的我不禁跟他开始一起上网找起线索来。在搜索关键词“奥森”之后,翻了几页之后一条新闻映入眼帘:北京奥森公园近期劫案频发 数人围抢落单男子。

发现原来奥森因为公园面积过大,树木很多,夜里灯光较暗,经常会偶发一些小的抢夺财务案件。

那今天的事情和这些抢夺案件是否相关呢?我给W发消息,问他是在哪个区域看到这个那些诡异的东西的,他说本来就近视,到了夜里加上慌张自己也看的不是很清楚了,只记得附近好像有个乐跑服务站。

在百度地图上打开卫星地图,然后搜索奥体乐跑服务站,找到了几个地点,根据W的描述,我大致确定了他晚上出事的地点。然后给他打电话约他明天早起再一起去现场看看。

或许是晚上的事情真的刺激到他了,他竟然呆头呆脑的问我还回去干啥,我跟他说了搜到的新闻并说了我的猜测,想着现场应该会有些什么线索。他这才想起来,说在他逃命的时候,听到背后有什么声响,但是已经吓得不敢回头去看了。

第二天一早,我俩穿上运动装假装是早起锻炼的人回到了现场,发现那里正好是路的尽头,周围都是草地,所以如果昨晚上是人的话,他们不是在硬地砖上,活动也不会有声音。而且在树后面发现了草地上有几处人为踩踏的痕迹很明显,并且在旁边的树上发现了几颗订的非常有规律的小钉子,还有一股若有若无有机涂料的味道。我把这些新的发现告诉W,他听了之后已经非常肯定昨晚的“闹鬼”是人为的了。

那做这件事情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呢?恶作剧,还是………我和W决定今天晚上守株待兔,看看能不能抓到做这件事情的人现形。

我始终觉得还有什么线索没有发现,于是回去接着看和奥森相关的新闻,这时候发现在一起发生在奥森里的抢夺案件有犯罪嫌疑人被拍到了,不过是背影。我在想如果是正面照的话,那就应该可以捉到嫌疑人了。

天终于暗了下来,我拽上这个做自媒体几乎做废了的W来到了昨晚的现场附近,凭借树上的那几枚订的有规律的小钉子,我觉得这应该是他们的道具之一,既然设置好了,就不会白白浪费,而且这个地方人来往的不多,树木很茂盛,也比较符合一些高发抢夺案件的现场特征。

想到能做一回热心的朝阳群众,W和我都有点兴奋。过了一会儿,过来两个男的,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一个比较壮硕,一个比较瘦弱,他们左看右盼地来到昨天诡异事件发生的现场。他们径直走到一颗树下我们看到有痕迹的草坪上坐下,这时我立刻断定昨天晚上就是他们了。因为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连坐的位置都一样。

他们从背包里拿出几件衣服,和一个相机,隐喻还看到有假发和涂鸦颜料差不多的东西。他们对着相机指指点点的好像在说什么,然后趁着天还没有彻底黑,用涂鸦一样的东西在一套衣服上来回喷了两下。

然后那个瘦弱的男的竟然带上了长头发的假发,然后挎上一个女士包就要走,如果不看正脸,这身段和这个发型从背后看这就是一个妙龄女子啊。

我拽上W赶紧在哪个戴假发的男人走之前拦住他们。然后装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问他们是干嘛的?

他们一开始抵赖说就是来锻炼的,我指着树上的钉子和假发说你们锻炼用得到这些东西?再不说实话我们就报警了,说你们是在公园里抢劫的。

结果他们赶紧摆摆手说他们不是抢劫的,反而是抢劫的受害人。我说你们怎么证明,那个瘦弱的男的说我们被抢的事情都已经上新闻了,说罢拿出手机,一看,他们竟然是用相机拍下犯罪嫌疑人背影事件的当事人。原来那次抢夺案件中把当事人给女朋友亲手做的一个纪念品给摔坏了,他们咽不下这口气。在被采访完之后,他们回去发现不止是有照片,还在慌乱之中给录了一小段视频,能看到犯罪嫌疑人正面,所以他们不想报警,想自己在这里假扮女孩引犯罪嫌疑人上钩,把他给吓唬完了痛打一顿。昨天晚上就是他们导演的。

W问那昨天空中的鬼影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他们用的是Life Party 反光喷雾。这种喷雾看上去与普通喷雾没有太大区别,但它含有无数高折射率反光粒子。类似三棱镜折射的原理可加强反光效果,从而在其他材料漆黑一片的时候呈现出明亮清晰的银光。在白天喷到身上并没有任何效果,但到了晚上,即使没有灯光直射也会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与文中出现所有人物都无关

最后,提醒一下喜欢晚上外出锻炼的小伙伴,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款反光喷雾就是非常好的一个选择。想要的,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唯物观吧!

    标签: 荷叶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