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男士 > 型男 > 内容

太会穿了!我才知道,上海的爷叔阿姨才是走在潮流前线的人

时间: 2021-01-29 17:58:41   来源:  
字号:

  “这个微博真神奇,让我想起了奶奶那些漂亮衣裳。老人家其实很在意自己穿什么,因为总归还是要体面,但又不会太过于追赶潮流。所以你看不到统一的范式,看不到一种能用词语概括出的风格,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才是潮流前线,真正按照自己喜好审美,来放开了穿衣服的那群人。”

  ”

  ——一位@老年时装俱乐部的粉丝评论

  文内图片均为秦霄拍摄。

  近日,一组关于上海街头老年人穿搭的图片在微博蹿红,不少人被老人们的穿搭惊艳,#上海街头老年人穿搭#话题一时上了热搜。

  长久以来,人们习惯于时尚的镜头总是聚焦年轻人,而摄影师秦霄将镜头对准了上海街头的老年人。在静安公园、人民公园、愚园路、乌鲁木齐路……形色各异老人们或是穿着时髦有“腔调”,或是认真打扮干净整洁,又或者撞色混搭出别样风格。

2018年开始,他开始有意识地记录上海老年人的“时尚”生活和他们的“野生”时装

  32岁的秦霄是一名时尚摄影师,,他把照片发布在一个名为@老年时装俱乐部的微博账号上,至今已经有两万多的粉丝。

  2018年11月 延庆路

“我只是觉得他们美才拍的。”

  有人认为,秦霄的拍摄是在与老龄化社会中老年人的失语作对抗,他却固执地不想让项目和社会性话题产生联系,“人口老龄化、空巢老人,这些话题有些沉重。”他说,

野生时装记录者

  为什么要拍上海街头的老年人?

  “因为独特。”即便这个问题被问过10遍以上,秦霄的答案一如既往,“年轻人的穿搭好看,是一件挺正常的事。”对于从小就向往独特的秦霄而言,把镜头对准时髦老人是一件挺顺其自然的事,“尽量做些不一样的事。抱着这种态度,其实有时别人已经帮我做好了选择。”

  2011年,秦霄曾受雇于一家日本网站,专门拍摄上海街头时髦的年轻人。一年多拍下来,他开始更留心身边人的搭配,也慢慢发现老年人的时尚感并不输给年轻人。

  2019年4月 南京西路

“有些人的衣服很好看,但是我根本没法买到,他们身上穿着的,很多都是二三十年的衣服了,款式、质感以及当时的制作工艺是和现在不一样的。”

  曾经作为一名古着爱好者,秦霄最先在意的是老年人穿的服装款式。

  除了对复古的喜爱,更让秦霄着迷的是老人们呈现出的舒服、自然的状态。在他眼中,老年人有属于自己的穿衣规则,杂糅着时代记忆和个性。

  2020年9月 山西北路

  2020年10月 南京西路

  2020年10月 静安寺站

  2019年12月 南京西路

  秦霄把自己拍摄的老年时装分为三类:“一种是搭配的时尚考究,一种是干净体面。还有一类则属于野生时装。”

“那些极致时尚的老人,他们的衣服年轻人一样能穿,无缝衔接。但天然的野生时装,或许更能代表现阶段的上海。再过20年回头看,会更有感触。”

  相比较而言,秦霄最喜欢野生时装。

  “野生时装真的可以拿来借鉴,我有做服装设计师的朋友,他们说可以从细节中找到设计灵感。”

  2020年12月 愚园路

  2020年12月 愚谷村

  2020年10月 愚园路

“草间弥生”

  第一次见到秦霄,他的iPhone用一根彩色的绳子挂在胸前,远处看像一只迷你挎包。走在路上如果发现适合拍摄对象,秦霄可以立刻举起手机就拍。

  在影棚里用惯了相机,这个项目,秦霄却用手机拍摄。最主要的原因,他希望记录下被摄者最真实自然的状态。“除了不喜欢上前笑脸攀谈、询问这个不自在的过程,更重要的是衣服形态摆拍不一定好看,而且人的神态也可能会不自然。”

  @老年时装俱乐部发布的作品没有修图,拍摄风格和秦霄使用的工具一样,简单自然。

  2020年8月 华山路

“这已经不止是野生时装了,是真的时尚,没准哪一天这双鞋子就可以在T台上看到了。”

  他的微博头像是一双用剪刀割开的黑皮鞋,来自一位瘦爷叔街拍照片的局部。对于老人们的搭配,秦霄从不吝啬赞美。

  2020年10月 乌鲁木齐北路

  “草间弥生!”问起秦霄本人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他的答案脱口而出。

  秦霄口中的草间弥生并非那位著名的艺术家,而是乌鲁木齐北路一位穿着红色波点上衣、明黄色裤子的墨镜阿姨,“我觉得她太酷了,衣服颜色搭配,包括鞋子的形状和裤子的搭配,包括发型的发尖处都很完美。”秦霄指了指画面中阿姨的鬓角。

  2020年10月 福佑路

  随着老年时装的照片越拍越多,秦霄的穿衣风格也受到了影响,从前他喜欢穿黑色、山本风或者vintage,现在则更喜欢撞色、混搭。

  秦霄承认在开始进行老年时装街拍之后,变得更关注老年人,看到有粉丝留言说,自己也开始留意身边的老年人穿着,秦霄也很高兴。

不再刻意去拍

  拍摄总是充满了随机性,“有时刻意想捕捉的时候,路上好像没有可以拍的对象,有时去买咖啡的路上就能拍到我喜欢的人。”

  有一回,秦霄去浦东一家美术馆看展,为了能与更多老年人相遇,秦霄选择步行坐轮渡过江,那天他一共走了三万步,却没有拍到令自己满意的照片。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秦霄便不再去刻意去拍摄了。

  2020年11月 芮欧百货

  2021年1月 鲁迅公园

  秦霄即将启动一个老年时装的延伸项目,邀请年轻人从自己拍摄的老年时装照片中选出一张,提取元素进行搭配,他将使用专业的相机与灯光拍摄,想呈现出时尚又怪诞的视觉风格与老年时装的自然记录形成有趣的反差。

  2020年12月 镇宁路

“这套搭配的特色整身的绿与红撞色,如果年轻人想模仿她,在保证整身的红绿撞色的前提,可改变材质,款式。如皮衣、皮靴、长款、短款。可变化的形式很多,更希望的是创新再演绎,而不是完全的复制。”

  他向我展示了一张拍摄于2020年年底的照片,照片中的阿姨穿着荧光绿的羽绒服、打底裤,系着同色围巾,脚上穿一双酒红色长筒靴。

  最近,秦霄在曹家渡的展览场地开了新的个人展览,展出拍摄老年时装项目以来自己最钟意的32张照片。巧合的是,展览的地方隔壁是一家养老院,对面则是静安区老年大学。

“我挺想看看,那些叔叔阿姨看到自己的照片,会有什么反应。”

  秦霄还有个小愿望, 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展览能在静安公园展出,那里是阿姨爷叔休憩、跳舞、下棋的地方,也是秦霄许多照片的拍摄地,

  2021年1月25日,秦霄的一位拍摄对象来看展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