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养生 > 生活百科 > 内容

四川绵阳“走廊医生”引起全国关注

时间: 2019-06-06   来源:  
字号:

  因多次反映所在医院“过度医疗”而被迫沦为“走廊医生”长达22个月的兰越峰发出疑问:我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医生,难道也有错么

 
兰越峰医生已经在医院走廊坐了22个月。

  1

  兰越峰医生已经在医院走廊坐了22个月。

 
兰越峰医生讲述医院“过度医疗”的表现。

  1

  兰越峰医生讲述医院“过度医疗”的表现。

 
兰越峰出示的超声科检查结果显示,检查心脏的患者,报告描述的是肝脏、胆囊、胰腺和脾脏等。

  1

  兰越峰出示的超声科检查结果显示,检查心脏的患者,报告描述的是肝脏、胆囊、胰腺和脾脏等。

 

  四川绵阳市人民医院女医生兰越峰,因多次反映所在医院“过度医疗”而被迫沦为“走廊医生”长达22个月。虽然医院院长日前因涉嫌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但当地卫生部门对医院的调查结论也否认了存在“过度医疗”。“我不断要求彻查,但调查的对象却是我,不断地质疑我、抹黑我。”兰越峰说:“我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医生,难道也有错么?”

 

  □经历

 

  三起三落走廊待岗22个月

 

  在绵阳市人民医院走廊,女医生兰越峰身形憔悴、神情淡然。为了不至于“旷工”,她已经在这里坐了22个月。

 

  2003年4月,时任功能科(现超声科)主任兰越峰因多次反映科室奖金分配等问题与领导发生争执,被处以“停职反省”,一个月后以一封“检讨书”承认错误而复职告终。这被视作兰越峰与医院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兰越峰第二次失去超声科主任职务,已是2010年6月13日。医院将原超声科分为门诊超声室和妇产科中心超声室,兰越峰主任职务名存实亡。

 

  对于超声科分科原因,记者获取的多份资料有不同的解释,包括“因妇产科拟建设成为省级重点临床专科的需要”,“部分临床科室反映与超声科合作困难”,“兰越峰在作B超检查的患者中诋毁临床医疗技术使业务流失”,以及“兰越峰拒绝抽派医生参与重大项目”等。兰越峰认为,分科完全是为了架空她对超声科的管理。虽然后来两室重新合并,但在当年12月15日宣布合并当天,医院举行的“公推直选”,让兰越峰的科主任被他人代替。2011年,兰越峰被任命为医技办主任,与此前职务同属医院中层。

 

  到了2012年2月17日,医院再次聘任兰越峰为超声科主任。对于院方仅以口头宣读文件任命,兰越峰认为文件未在全院下发,不合程序,拒绝上岗。一周后,医院认为其一直没有履职,宣布取消聘任,兰越峰第三次被免。之后,医院以“多名患者投诉拒诊”为由,对兰越峰作出“停止超声科医生工作、待岗学习”的决定。此后,兰越峰便开始在走廊“上班”至今。

 

  □焦点

 

  “过度医疗”举报被当地否认

 

  2009年5月,兰越峰反对为下肢静脉曲张病人安装心脏临时起搏器。此事被当做“过度医疗”的例证反复提及。

 

  根据兰越峰的描述,院方找到一个较为相符的病例。主治医生于医生介绍,病人毛某某当时由他所在的普外科收治入院,诊断为下肢静脉曲张,须动手术,常规心电图监测心动过缓,考虑安装心脏临时起搏器。为进一步确认,心内科医生会诊并对病人做阿托品试验,结果呈阳性,确认应该安装起搏器。此时,还需要超声科辅助检查手术禁忌症。于医生认为,整个过程符合医疗规范,并不存在程序倒置,关于下肢静脉曲张的术前检查诊断均符合病理。但兰越峰称检测时发现病人心率高于60,不存在心动过缓,不必安装起搏器。当时的情况却是已经给病人开好了手术单,马上进手术室,到她那里只是补一个检查证明而已,本质就是过度医疗。

 

  事实上,近两年针对兰越峰反映的问题,当地相关部门曾多次进行调查,但兰越峰对调查结论均以“没有对本人进行真实核查”为由拒绝接受,并继续向各方反映。据绵阳市涪城区新闻办本月18日发布的情况通报,调查未发现医院存在“医疗乱象”,医疗收入增长与“过度医疗”问题不具有密切关联性,未发现媒体报道中所称兰越峰因举报和抵制“过度医疗”现象受到不公正处分。但是,医院存在医疗服务质量不够高,管理不够科学规范,以及对兰越峰的工作有缺陷等问题,已要求医院立即整改。

 

  □争议

 

  是反腐英雄还是性格偏执

 

  据绵阳市18日发布的消息,绵阳市纪检监察、检察机关根据群众反映,对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彦铭的有关问题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展开了调查。目前,王彦铭因涉嫌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得知消息,兰越峰难以抑制内心的激荡。在她看来,这场她“一个人坚持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太久。

 

  由于几年来不断反映问题,兰越峰家中积累的各类资料摞起来差不多有半人高。当年作为人才被引入医院时,兰越峰绝不会想到多年后的自己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此前媒体广为报道的“向临床医生建议没有必要为53岁患者做手术”的例子,被视为“越俎代庖”;“反映一天接收好几例卵巢囊肿患者”的例子,被视为“夸大其词”。“我不断要求彻查,但调查的对象却是我,不断地质疑我、抹黑我。”盯着那堆厚厚的资料,兰越峰问记者:“我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医生,难道也有错么?”

 

  “实际业务能力不错,但性格偏执。”记者采访的许多与兰越峰有密切接触的当地人均有相似的看法。超声科年纪最大的李医生说,兰越峰以前常为了个人利益和医院领导闹矛盾,还冲击会场和医院会议。医院退休员工肖女士向记者列举了兰越峰多次和同事发生激烈冲突的例子。也有人认为:“她不愿意让病人多受苦、多费钱的出发点是好的,因为看不惯一些事情就遭到孤立,是不正常的。”

 

  □说法

 

  过度医疗与小偷无异

 

  兰越峰先后在绵阳市人民医院内科、急诊科、超声科、医技办工作,并担任过超声科、医技办的主任。作为医院超声科的专家,她经常要参与许多“重症”患者的会诊。她说,经常会有人因为一些小毛病到医院,医生会先把人收住院,凭空说他患有很严重的疾病,然后让超声科做相应的检查,并配合出具显示患有重病的检查结果。住院几天后,医生会告诉患者,“我们给你治好了,我就可以出(身体)正常报告”,这种状况持续了几年。

 

  兰越峰给记者看了他们超声科的一些检查结果。一名患者检查的是妇科,但她的超声描述里竟然写着前列腺;一名患者检查的部位是心脏,她的超声描述又说起了肾脏;一名患者检查的部位是甲状腺,超声描述却是双眼。在这些检查结果中,让人云山雾罩的结果比比皆是。

 

  2009年5月,时任超声科主任的兰越峰参与了给一位53岁住院病人会诊,令她和医院彻底决裂。由于她作出的检查结果表明患者无需作手术,已经开好手术单的病人未进行手术就出院了。兰越峰被叫到院长办公室,“说我要把医院整垮,就这一个患者没做手术就要整垮医院吗?”

 

  兰越峰认为,医院的这些怪现象就是因为过度医疗,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医院的创收机制,过度追求经济效益。医院收入在过去十多年间从两三千万走到一个亿,现在几年时间,就从一个亿跨越到二点几个亿,“井喷式的跨越”。

 

  兰越峰说:“你做一个纯粹的医生,没有理由去搞这些。我觉得过度医疗和回扣,性质和伸手掏人家钱、和小偷没有区别,你不仅仅是掏他钱,还把患者的健康和幸福,甚至生命都给葬送掉。”

 

  搜狐健康补充阅读:

 

  相关事件:

 

  女医生举报过度医疗被“待岗” 曾被公认能力强

 

  50岁的四川绵阳市人民医院超声科前主任兰越峰在走廊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一年零两个月。自2012年3月被赶出超声科之后,昔日同事对兰越峰避之惟恐不及,称她为“兰疯子”。[详细]

 

  得罪同事

 

  兰越峰找过医院领导反映不该过度医疗,坑害病人。对方则反问她:你吃啥?在一位前员工眼里,女医生兰越峰今天的“下场”毫不奇怪。是其“太较真”的必然结果。“过度医疗”是医院收入的重要构成。而兰越峰和她领导的超声科,一次次坏别人的事,成为医院发展的“绊脚石”。

 

  开罪领导

 

  兰越峰说,她发现问题后,直接找到院长王彦铭,问“老款机为什么买得这么贵?还乱宣传”。“王院长先后解释了五个不同版本。”兰越峰说。由于对这批设备有疑问,兰越峰后来拒绝在出库单上签字。

 

  对于兰越峰反映的彩超采购问题,人民医院纪委书记李永平不以为然。他明确说彩超购置过程中不存在腐败。“就算是设备买贵了,市场经济环境下也很正常。”李永平告诉记者。

 

  待岗,坐走廊……

 

  “处理兰越峰不能怕困难,不能逃避责任。”

 

  被免职后不久,医院又对其“关怀”起来。2011年4月,兰越峰被任命为新成立的医技办主任,这是一个闲职,但收入却不低。2012年2月7日,人民医院又口头宣布免去她的这个职务,重新任命其为超声科主任,但未下发文件。据知情人士称,医院之所以重新任用兰越峰,是由于兰不断上访告状,迫于上级压力,医院只能“忍辱负重”。

 

  然而,在兰越峰重新被任命为超声科主任之后不久,事情便急转直下。人民医院再度对兰越峰“出手”。而此次动作之大,也超出了以往。2012年2月18日,人民医院召开院务会,以兰越峰拒不接受聘任为由,取消对其超声科主任的任命。2月28日,人民医院召开门诊大会,宣布对兰越峰处以“待岗学习”的处罚。多名人民医院内部职工对记者称,院方对兰越峰的处理违背了程序。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兰越峰竟然在走廊上一坐就是一年多。

 

  一份会议记录表明,对兰越峰的处理由院长王彦铭主导。王嘱咐下属“(处理兰越峰)不能怕困难,不能逃避责任”。绵阳相关部门先后就兰越峰事件调查,均认可涪城区卫生局前期调查报告。有领导认为,兰性格偏激,有缺陷。兰越峰于是惟有继续“坐走廊”,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坐到什么时候,也许是退休吧。

 

  司空见惯的“过度医疗”

 

  过度医疗在临床手术中也十分常见:通过放置价格昂贵的脑血管支架来治疗脑中风;不必要的剖宫产滥用,剖宫产率在一些医疗机构中达70%以上;在前列腺炎、乙肝、肿瘤等常见疑难疾病诊疗过程中,不必要的细化检查、未得到公认的联合治疗、可用可不用的药物大量采用……患者付出大量金钱,得到的是饮鸩止渴般的短期效果和长久的身体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