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养生 > 生活百科 > 内容

华中科技大学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 其父索赔400万

时间: 2019-06-06   来源:  
字号:

  ]2011年元旦,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在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郑刚响应号召捐精。当他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从走进省人类精子库到死亡,前后只有一个多小时。捐精过程中可能引发猝死吗?搜狐健康连线专家解读这其中的原因。

 

  郑刚,祖籍鄂州,系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响应学校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郑刚走进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在取精室意外发生猝死"。事发后,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华中科技大学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 其父索赔400万

  昨日,郑刚的父亲郑金龙抱着一包证据进法院。

华中科技大学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 其父索赔400万

昨日,对这一处理结果不满的郑刚父亲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向该校索赔各种费用共计400多万元。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没钱请律师 自带6包证据

 

  昨日上午8时许,记者在洪山区法院门前见到郑金龙时,只见他背着一大包东西。沉重的包压得他有点驼背。包里全部是开庭用的名种书证材料,重约15公斤。

 

  盼开庭这一天,他盼了一年多。为了搜集证据,他数十次往返老河口、武汉和鄂州,饿了啃一口馒头,渴了喝一口自来水。他说,他已搜集了6大包证据。背上的包里有120多份证据,是当天开庭用的。

 

  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农民模样的人,身边放着5个大包。他说这两个人是他的乡亲,他特意从鄂州请来,帮他保管余下的5包证据。两名乡亲每天100元报酬,管吃管住。

 

  记者有点好奇,这么大的官司为何不请律师?他叹息道,请不起。他算了一笔账,律师要按标的400多万提9%就是36万,另外还有其它费用。“等不到开庭就要花上60多万,而我一个月退休金才1000多元,怎么请得起?”

 

  不过,走进法庭前,他还是信心满满。他说,他证据充足,有信心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

 

  边念起诉书边流泪

 

  开庭后,旁听席上,只有郑刚的几位亲戚。

 

  被告席上坐着两人,一位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法律顾问、专职律师,一位是校方代表。60多岁的郑金龙初中毕业。当法官请原告报出姓名、住址等信息时,郑金龙拿出身份证在面前晃了晃,却不知要如实回答。

 

  一份错句病句连篇、仅有2000多字的起诉状,郑金龙却讲了一个小时。400多万的索赔金额,起诉书写成4000多万。在郑金龙念起诉书时,法官问他是不是把赔偿金额改了,他这才发现多写了一个零。

 

  郑刚,1977年出生,曾是郑家的骄傲。从三峡大学毕业后,在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7年,被晋升为“心脑外科主治医师”。2008年,郑刚自费到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外科学硕士,2010年3月15日硕士毕业,然后继续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在校期间,从全校两万研究生中脱颖而出,成为该校20名“优秀研究生标兵”中的一员。他还曾获得“优秀学生共产党员”称号,并多次在比赛中获奖。

 

  在读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28万 转发至:  郑金龙在读起诉书时,不时放下起诉书,拿起桌上的一大包证据,讲述儿子的不幸和一家人的痛苦,讲着讲着,眼泪就哗哗流了出来。他用手把眼泪一抹,又继续讲了起来。

 

  第五次捐精时出意外

 

  父亲要求尸检遭拒

 

  对于他抛开起诉书杂七杂八讲一气的做法,连旁听席上的亲戚听了都直摇头。法官却耐心地听着,一个小时内,只两次轻声提醒要讲与起诉有关的事实。

 

  2011年元旦,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在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郑刚响应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上午11时,当他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从走进省人类精子库到死亡,前后只有一个多小时。

 

  儿子去世后,郑金龙曾多次要求尸检,但是均遭拒绝。

 

  对于郑金龙索赔400多万的诉讼请求,被告方代理律师只有简短的两句话,一是郑刚系自愿捐精,与校方毫无关系;二是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满头大汗仍未找齐证据

 

  法官很有耐心

 

  法官要求郑金龙举证时,首先要求他提交证据目录。他却在桌上一堆材料中,找了十多分钟。尽管法庭有空调,他却满头是汗。证据目录终于找到了,标明共有100多种证据。法院要求郑金龙一一找出来,交给被告方质证。

 

  从10点20分开始,郑金龙翻来覆去地找证据,他边找边哭。法官发现实在一时难以找全,只得休庭,让他有时间找全,再继续开庭。记者看到,郑一页页地翻着,边找边拍头。每找到一份证据后再找另一份证据,他又得把桌上的材料翻一遍。桌上越翻越乱。一名陪审员看不过去,走下审判席,告诉他如何编号如何找,还提醒把“乱七八糟,毫不相干”的东西放在一边。

 

  到了11时40分,证据还只找到几份。审判员与原告和被告协商后,宣布择日重新开庭,再次提醒郑金龙把证据找齐。同时,还提醒下次开庭时,一定要找一个懂法律的人帮他。

 

  “一条命不如一头牛?”

 

  王桂荣是郑刚的舅妈,也出现在旁听席上。她不停地叹息道,这么优秀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她说,郑刚身高1米78,重约80多公斤,人高马大,又是在读博士,“学校多次动员他去捐精”。2011年正月初四,郑刚还到她家拜年,没想到几天后就死了。

 

  郑刚妻子吴某也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博士,两人没有生育儿女。

 

  “郑刚出事后,校方与郑妻谈了4个小时,然后让郑刚的父亲签字同意火化。在吴某同意火化后,校方称如果郑父不签字同样可以火化。无奈,郑父只得签字同意火化。”王桂荣说。这一说法得到郑金龙的证实。

 

  盖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公章的协议书,是校方与郑刚父母及郑妻吴某签的,日期是郑刚死亡的第二天。

 

  协议书称,“郑刚系自愿捐精,在取精室意外发生猝死”,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同时减免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王桂荣说,协议第五条还约定校方考虑解决吴某的工作问题。

 

  郑金龙说,农村一头黄牛也要卖个10万。一个博士命只值8.8万元?还不如一头牛?

 

  捐精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郑金龙称,儿子健壮如牛,捐精前曾经过体检。是不是在捐精过程中出现问题?否则怎么可能死亡呢?

 

  郑刚的导师林教授曾老泪横流地拉着郑金龙的手讲: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当他听说郑刚出事,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不信。他说,他在国外工作多年,捐精在国外已有百年历史,没见过一例捐精而死人的报道;在中国,捐精机构22家,此前也无一人死亡;郑刚身体很好,跟他三年,从来没生过病。

 

  郑金龙的话,也得到了郑刚在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同事的证实。一份盖有“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公章及9名前同事签名的《证明》称,郑刚在该院工作期间,身体健康、无心脏病史。郑刚春节回老河口时,该院为了表示感谢,还对郑刚进行脑、心、肝、肾等免费体检,结果都很正常。没想到10天后,郑刚就猝死在校内,他们认为不可思议。

 

  宣传单称捐精

 

  有利健康

 

  郑金龙向法院提交的一份证据是《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宣传册。郑金龙说,校方对他要求的一切证据,一个字也不提供。这个证据,是他历尽千辛万苦才拿到的。

 

  宣传册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是经批准的省内唯一的一家人类精子库,隶属华中科技大学,位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内。捐精是“社会公益事业”,“欢迎广大同学前来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

 

  宣传册特别强调,适时的排精,不仅对身体没有伤害,而且有利身体健康。

 

  记者拨通宣传册上的电话,一名李姓先生称,捐精对身体没有伤害。当记者提到郑刚死亡事件时,他说知道。但又称他已离开湖北省人类精子库,不方便多谈。

 

  郑金龙说,儿子捐精前,已做过体检,证明身体健康,不然不会让他第五次捐精。

 

  捐精志愿者95%是在校生

 

  作为我省唯一一家精子库,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前不久获批正式运行。

 

  精子库工作人员介绍,捐精志愿者要出示学历和身份证明等,且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精子库试运行一年多,共有1100多名志愿者前来登记检查,其中95%都是在校大学生,同济医学院本校的学生最多。

 

  “捐精志愿者除了要求学历大专、身高1.65米以上、无色盲等遗传疾病外,还要通过艾滋病、性病等20多项微生物检查,真正通过筛选的只有20%左右,仅254人。”工作人员介绍。

 

  精子库包括体检室、取精室、层流实验室、精子储存室和资料室等。四个取精室大同小异,每间10来个平方米。一台电脑、一个洗脸池和一个躺式沙发。

 

  “目前志愿者都是通过自慰法来捐精,我们只提供一些照片辅助他们捐精。”工作人员说。

 

  据介绍,捐精一次有200—300元补贴,完成捐精全部过程有补贴3000—4000元。

 

  搜狐健康补充阅读:

 

  专家独家解读:捐精中高潮反应可致猝死 但非常罕见

 

  北京协和医院泌尿外科李宏军教授:捐精过程与过性生活类似。人在性生活过程中发生猝死,俗称"马上风",在中老年人群中比较常见,通常是合并冠心病、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青壮年人群非常罕见,而捐精对象一般要求是青壮年。因此考虑报道中男子是否本身有潜在疾病。目前在我国捐精体检中,主要是对性传染病进行检测,很少有心脑血管的检查项目,因此,不排除男子本身存在心脑血管疾病。

 

  事实上,有些人不适合过性生活,因为人在排精过程中出现出现高潮反应,比如心率加快、面色潮红、血压升高等,对血压、血管会带来一定负担。如果一个人上二层楼都会气喘吁吁,那他的身体就可能承受不了性生活,一旦冒险就可能有致命危险。同样,捐精者在捐精过程中可能出现高潮反应。

 

  同时也不排除是其他因素,比如博士本身精神压力可能比较大,自身免疫功能存在问题,都可能导致猝死。猝死跟捐精有没有必然联系不好判断,真正原因需要经过尸检鉴定。

 

  背景资料:马上风

 

  是指由于性行为引起的意外突然死亡,又叫"房事猝死",中医称为"脱症",民间又叫"大泄身"。它不但包括性高潮期间的突然死亡,也包括性行为后的死亡,发生此症之前男女双方都无预兆及精神准备,因此往往缺乏预防措施,使人抢救不及。这种病症来势凶猛不能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