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养生 > 养生常识 > 内容

阴阳两虚如何进补?这三方值得一试

时间: 2019-11-06   来源:  
字号:

“阴阳两虚”这个词儿现在经常用于年轻人之间的互相挤兑和开玩笑。但是在中医学中,阴阳两虚证也算是个需要引起重视的大证候了。它是指一类由肾精不足,阴阳失调所致的证候。月经紊乱、神疲健忘、头晕烦热、迎风畏寒、语言謇塞、肢废不用等为阴阳两虚证主要临床表现,多见于眩晕、月经后期、闭经、痴呆、中风、鼓胀等病症。

阴阳不交证是指由阴阳失衡,交通不利所致的证候。平素畏寒怕冷,丑寅卯时烦热失眠等为阴阳两虚证主要临床表现,多见于不寐、郁证、口糜等病症。

有人看到“虚”字就会下意识地各种进补,其实未必正确。对于阴阳两虚和阴阳不交,全国名老中医王晖先生推荐这三方——

1、复方二仙汤

阴阳两虚如何进补?这三方值得一试

(1) 药物组成:仙茅,淫羊藿,肥知母,川黄柏,大生地,生甘草,北黄芪,全当归。

(2) 基础配伍:全方八味,味辛甘,性偏温。适用于以肾精不足,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的眩晕、月经后期等疾病。该方以仙茅和淫羊藿为君药。仙茅,补命火之不足;淫羊藿,发肾中之阳气。二药伍用,动静结合,温而不滞。臣以肥知母、川黄柏滋阴泻火,其中,二仙性温而升、知柏性寒而降,君臣相伍,寒热并用,互为佐制,切合阴阳两虚病机。佐以北黄芪、全当归益气和血,大生地、生甘草养阴凉血。其中,二仙激发肾气、芪归养血和血,四药相伍,气血共治;知柏清解为主、地草润养为优,四药相伍,攻补兼施。全方体现寒热、升降、气血、攻补并施之效。

(3) 据机配伍:根据病机变化,选药亦有侧重。如:选择北黄芪、全当归为君药。北黄芪大补元气,气旺血行,瘀去络通;全当归养血和血,补而不滞,通而不伤。二药伍用,通补兼施,益气和血。佐以二仙、知柏、地草,则可治疗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脑络不畅为阶段病机,阶段病机趋于主位的病证。

(4) 主治:①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胞络瘀阻,肝脾失调为阶段病机,症见月经周期逐渐延长,经量较少,经色红而无块,经前夜寐烘热汗出、畏寒恶风。若胞络瘀阻为主者,在此基础上加荔枝核、肉苁蓉、胡芦巴等;若肝脾失调为主者,先取逍遥散(柴胡、薄荷、白芍、当归、白术、茯苓、甘草)出入以调肝脾,再取复方二仙汤加减还治其本。②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脑络不畅为阶段病机,症见头晕欲眠、神疲肢萎。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在此基础上加地鳖虫、三七粉等。

2、加减地黄饮子

阴阳两虚如何进补?这三方值得一试

(1) 药物组成:大熟地,巴戟天,山茱萸,肉苁蓉,五味子,白茯苓,麦冬,石菖蒲,炙远志。

(2) 基础配伍:全方九味,味酸甘,性偏温。适用于以肾精不足,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痰浊阻窍为阶段病机的痴呆、中风、鼓胀等慢性疾病。该方以大熟地和山茱萸为君药。大熟地,味甘性温,补血滋阴之中兼有益精填髓之功;山茱萸,味酸性温,补益肝肾之中兼有收敛固涩之效。二药合用,补中兼固,以保肾精。臣以肉苁蓉、巴戟天温壮肾阳;麦门冬、五味子滋阴敛液。诸药合用,以达阴阳双补之效。佐以石菖蒲、炙远志、云茯苓,开窍化痰、交通心肾。

(3) 据机配伍:根据病机变化,选药亦有侧重:①选择巴戟天、肉苁蓉为君药。巴戟天补肾益精、辛散风湿;肉苁蓉温肾益精、润肠通便,号称“沙漠人参”,具“温而不热,补而不峻,暖而不燥,滑而不泄”之功。二药伍用,益肾填精、助阳化气。佐以熟地黄、麦门冬、山茱萸、五味子、石菖蒲、炙远志、云茯苓,则可治疗肾精不足,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气虚血瘀为兼夹病机,兼夹病机趋于主位的病证。②选择大熟地、白茯苓为君药。熟地黄补血滋阴、益精填髓;茯苓利水渗湿、健脾安神。二药伍用,补而不滞、通而不散。佐以巴戟天、肉苁蓉、麦冬、石菖蒲、炙远志、山茱萸、五味子,则可治疗肾精不足,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然真气不足,水饮瘀浊为兼夹病机,兼夹病机趋于主位的病证。

(4) 主治:①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痰瘀阻窍为阶段病机,症见头晕恶心、失忆健忘、性情躁扰、言语喃喃、反应迟钝、表情呆滞。若阴虚明显者,在此基础上加大补阴丸(知母、黄柏、生地黄、龟板、猪髓)出入;若阳虚明显者,在此基础上加右归丸(附子、肉桂、鹿角、熟地黄、枸杞、萸肉、山药、杜仲、当归、菟丝子)出入。②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气虚血瘀为兼夹病机,症见面部麻木、头晕欲仆、口角流涎、语言费力、目糊便于、肢体活动障碍。若兼夹病机趋于主位,在此基础上加补阳还五汤(黄芪、当归、赤芍、桃仁、红花、地龙、川芎)出入。③阴阳两虚为基本病机,水饮瘀浊为阶段病机,症见肚腹胀大、动作迟缓、气喘健忘、神疲纳呆。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全当归、生晒参、西洋参等。

3、乌梅丸

阴阳两虚如何进补?这三方值得一试

(1) 药物组成:乌梅肉,北细辛,川花椒,柳桂枝,淡附片,淡干姜,小川连,川黄柏,潞党参,全当归。

(2) 基础配伍:全方十味,集酸甘苦辛、大寒大热之品于一体,以大建中汤、四逆汤、当归四逆汤、泻心汤等为基础,经化裁筛选而成,适用于以肝阳内虚为基本病机,厥阴、少阳枢机不利,君相少火郁而不达为阶段病机的不寐、郁证、消渴、盗汗、内伤发热、五更泻等慢性疾病。该方以乌梅肉为君药。乌梅肉,味酸入肝,和肝安胃、敛阴止渴、安蛔,因其性温入阴,而有“阴中阳药”之谓,既能酸敛肝胆虚浮之气,又能清解郁结之火,起到中介枢纽、和调阴阳之用,实现掌管枢机之要,故厥阴、少阳枢机不利时用之,每每取效。臣以北细辛、川花椒、柳桂枝、淡附片、川干姜,味辛伏蛔、通阳破阴、温经散寒,配以乌梅肉,可使肝胆虚浮之气回归正道。佐以小川连、川黄柏之苦寒以清胆胃之热,配以乌梅肉,可使肝胆郁结之火消于无形。另以参、归益气养血、培土制木,达扶正祛邪之用。

(3) 主治:①肝阳内虚为基本病机,火郁不达为阶段病机,症见丑寅卯时辗转难眠,烘热汗出,少腹、脊背畏寒,四肢不温。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在此基础上加酸枣仁、炒白芍、淮小麦等。②阴阳失和为基本病机,枢机不利为阶段病机,症见频发口齿疾患,畏寒怕冷,夜寐欠宁,焦躁易怒。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在此基础上加重川连、川柏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