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优家 > 明星 > 内容

“抖音之城”杭州:每天上百名摄影师出动,有人一无所获,有人蹲出百万流量

发布时间: 2019-07-10 23:47:27   来源:  
字号:

  在杭州街头,每天都有数十个或上百个小剧场同时开演。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守卫西湖断桥的保安王有亮修改了他的“白堤准入规则”。

  以往他只有“三不准”——车不准、买卖不准、宠物不准,现在新增了一条“短视频、直播不准”。

  理由是,“影响景区秩序。”

  王有亮的“三不准”到“四不准”,前后也就一年时间。这一年里,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些变化在杭州悄然发生了——

  那些端着相机的,可能不仅仅是游客;那些被举起的屏幕,也不仅仅是为了留念,里面或有一个个抖音小剧场,正上演着千奇百怪的桥段和剧情。

  断桥之外更甚。

  从西湖边的In77到新兴的来福士广场,杭州的各大商圈也开始成为姑娘、小伙儿们翻跟斗、劈叉、走台步的舞台……在这里,有人演着情景剧,有人“蹲守”出了百万流量。

  980万人口的杭州,正在成为一座“抖音之城”。

  在断桥值守的王有亮

火眼金睛一秒识别直播短视频

  一米七八的王有亮往断桥头上笔直一站,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王有亮是这儿的保安,每天从清晨到深夜,他都站在断桥的口子上维持秩序。逢人来问路,他便侧下身来,露出笑容指点一二。

  53岁的王有亮很讲规矩。在他85米的断桥辖区里,曾经“三不准”,如今“四不准”,前后不过一年的功夫,愈发严格了。

  乍一看,断桥还是那座断桥,荷花如期绽放。桥边仍挤满了游客,举着差不多的自拍杆,对着远方的保俶塔凹差不多的造型。

  但王有亮心里清楚,那些端着手机、相机的年轻人里不全是游客,“有些一看就是拍视频或者搞直播的,两三个人举着架子、戴着耳机过来的。”

  看多了,他也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能精准地将短视频团队从普通游客里“挑”出来,一般他都上前好言相劝。

  偶有不听劝的,在爆发更激烈的冲突之前,王有亮便也举起手机对着别人拍,再作势要拿着这些视频去找警察。对方听罢,只能悻悻离开。

  “也就吓唬吓唬他们,我们对游客又打不得骂不得。”

  不过,王有亮不知道,那些人录制的几十秒视频在他叫不来名字的平台上,有机会得到上百万的点赞,远超黄金周高峰时期,西湖边一天的游客量。

  断桥上凹造型的游客

  七月上旬的一天,网络歌手飞飞和朋友“轻装上阵”,像普通游客那样拿个手机,从王有亮的眼皮子底下溜达到了断桥上。

  半个小时里,他先是帮一位美女游客拍了一段画风清新的影像,随后在伙伴的帮助下,自己也录制了一段略显“狂野”的舞蹈。尔后,他将两则视频剪辑在一起,做出了“美女秒变狂野男”的效果,上传至抖音等短视频平台。

  飞飞在录制短视频

  “想红呀”,他简单道明背后的原因。飞飞深谙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流量法则,知道这样的反差套路能收获粉丝和点赞。

  在杭州,像飞飞这样的不在少数,有的人想将自己打造成网红,有的则希望自己成为专业的街拍摄影师。他们带着手机或相机,不是出没在西湖边,就是出没在这座城市的各个商圈及大街小巷,旁若无人地进行着他们的“表演”和拍摄。

“蹲”出百万流量

  短视频街拍并不是在每个城市都能流行。

  今年三月,阿昊开始有计划地成为一名街拍摄影师。因杭州已有不少人在做,他便去往南京。在新街口蹲了一阵后,他发现南京完全没有街拍的氛围。

  “南京逛街的人都在地下商城,大街上人很少。只能拉着别人硬拍几张。”一个月后,他又匆匆折回了杭州。

  相较之下,杭州更有街拍基因。

  早在十多年前,当街拍还是以照片形式传播时,不少商业中心、地标建筑就已经成为了街拍胜地,如“武林银泰第5根柱子”一度是街拍的标志。

  当抖音短视频成为新一代的街拍载体,In77、武林路9号、嘉里中心、乐堤港等新老综合体备受当地电商运营公司、网红经济公司和摄影师们的青睐。

  杭州城北乐堤港街拍

  阿昊回杭时,街拍氛围比起三月愈发浓厚了。

  来福士广场,每天都有几组人马在拍。在这里,阿昊认识了阿峰等六个同样刚转行做街拍的新人摄影师。

  阿峰之前做淘宝商品拍摄出身,阿昊从事媒体工作,有两位刚从服装厂出来,其他人也都来自各行各业。大家都是在近一年里,转行做起了街拍摄影。

  “都是看中了抖音上的流量。我也摸索过纪录片等很多表达方式,最后觉得街拍模式比较合适”,阿昊表示。

  但像阿昊们这样的新人,手里没有资源,只能每天去蹲拍,发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把账号的流量做起来。

  因为天天蹲守,天天偶遇,七个人成了熟人。“一周七天,天天见,能不认识吗?”阿昊笑着说。

  三个月后,七个“老熟人”一拍即合,决定以街拍作为创业项目,团队作战。此时,七个人手里的十多个抖音账号,粉丝已累计有一百多万,单个账号的点赞量也早已超百万。

  陆陆续续也有一些约拍找上门来。阿昊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不用在外面蹲到深夜了。

  阿昊(右二)和部分团队小伙伴

潘南奎背后的秘密

  抖音上,除了飞飞这样的网红逐梦人、阿昊等创业摄影师,还有一批新晋网红开始崭露头角,在短期内吸引数十万、上百万粉丝的关注。

  如韩国人气模特潘南奎,凭借姣好的面容和逆天大长腿,在抖音街拍上迅速积攒人气。一则潘南奎穿着高开叉阔腿裤走动的视频,获得了近40万点赞。

  网红潘南奎

  这让网红经济公司看到了新的机会。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潘南奎自身的条件和人气让她从模特摇身一变成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网红。一旦成为网红,则不再轻易接街拍的活儿,会有专业的经济公司正围绕她本身打造品牌。

  对于杭州的电商运营公司而言,抖音街拍的高人气背后,则意味着新的流量机会。

  来自一家电商运营公司的阿红表示,自从抖音成为新流量阵地后,电商运营公司、淘宝商家们又开辟出了新的运营阵地,纷纷将重心向抖音偏移。

  目的同以往一样:带货。不过,与过去直接展示商品的思路不同,表达方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上周五,阿红带着公司旗下的品牌服装和模特,到杭州城北的乐堤港找阿昊街拍。

  瘦高的模特们换上了要推广的衣服,助理为她们精心摆弄着衣服、背包的每一个细节。阿昊则和伙伴端着相机各自找好位置。

  先是一出“剧中剧”。

  一个模特拿出手机,假装为小伙伴街拍视频。阿昊团队则从一旁,以路人视角拍一组围观视频。

  接着是曼妥思和可乐的“爆炸”戏码。

  两个女孩儿在路边打开一瓶可乐,将一粒曼妥思放入其中,可乐喷涌之际,二人像做完恶作剧似的大笑着逃开。

  与以前的商品展示拍摄相比,街拍的技术难度要低很多,但对创意的要求越来越高。拍摄的几个小时里,阿昊们即是摄影师又是编剧,还是活跃气氛的场控。

  这些精心设计过的剧情,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更像是在街头偶然撞见的场景,在抖音上往往也能获得不错的流量。

  “这是在抖音上更容易被接受的一种传播方式”,阿红说道。

街拍已成红海?

  在抖音上,大部分高赞的街拍视频为团队出品。如果一个人单拍,要凑足不同的角度剪辑切换,需要重复拍摄多次,效率相对较低。

  阿昊通常会和几个伙伴常常一起出动。每人扛一台相机,或一字排开,或散在两侧,或由远及近分布,两小时便能拍摄上百条素材。

  收工后再从上百条素材中挑选剪辑,最后将六七条质量过硬的成品,通过十几个账号发出,工作效率和命中流量的几率会高出许多。

  每天在户外暴晒工作,阿昊和小伙伴们很快就晒黑了好几个色度,从一脸青春的青年,变成了黝黑的“大叔”。

  虽然抖音街拍才兴起不到一年,但上下游已非常成熟。

  一条街拍视频背后,往往是电商运营公司、网红经济公司、摄影团队三方,十几人在户外拍摄半天的成果。

  于电商运营公司而言,抖音街拍是新的流量阵地;于网友而言,是新的娱乐场;于阿昊团队而言,则是全新的创业尝试。

  阿昊团队拍摄网红情侣“国民大屁屁”

  不过,这个业不好创,街拍摄影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

  据阿昊所知,目前在杭州的摄影师已经接近百人。这其中,既有垄断上下游资源的头部公司,也有阿昊们这样自发组织的松散联盟,还有许多摄影师依然是单兵作战。

  在他看来,街拍摄影已经成为竞争激烈的红海,“蛋糕就这么大,现在人已经很多了。”

  流量和平台政策左右着阿昊们的心情。他们时而为数十万的点赞而兴奋,时而为流量不济感到困惑。

  最近几天,阿昊又有些焦虑。小团队成立不久,街拍事业刚有起色,抖音对街拍的流量权重却开始降低了。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认为,这个方向值得一试,“抖音是现在较火的平台,街拍又是一种非常带流量的方式,还是有发展空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