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优家 > 时装 > 内容

Alber Elbaz,站在顶峰鞠躬的人。

时间: 2021-04-30 13:49:51   来源:  
字号:

  磅礴最开始还以为是恶搞的洋葱新闻,因为 Alber 才不过59岁,直到得到确认,却也至今仍处于深深的震惊当中。

  不是时髦精的话,或许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毕竟离开 Lanvin 之后,Alber在时尚圈沉寂了五年之久。

  他看起来甚至不像传统印象里的时尚设计师那么高冷,矮矮胖胖的可爱体型,嘴角随时抿着可爱的笑容。

但他却也是时尚界公认个性鲜明、具有创造力、才华非常出众的设计大师,在业内有着“最懂女人的设计师”的称号。

  以一己之力,盘活了Lanvin,让它从无人问津到当时成功迈入第一梯队,成为时装金字塔顶端。

  从 CFDA 到WGSN,他都拿了个遍。

  2007年上榜《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名人榜单,2014年接过皇家艺术学院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后,2016年又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

  在他离世的消息传开后,时尚圈也大为震动。

  从设计师Pierpaolo Piccioli、到超模Anja Rubik、富永爱、演员 Julianne Moore等,都纷纷表达了惋惜和怀念。

  怎能不让人痛心呢,要知道这里面好几位,年初时还出现在祝贺 Alber 携个人品牌 AZ FACTORY 重回时尚圈的祝贺视频里。

  当时出镜的人还有Anna Wintour、Marc Jacobs等时尚大咖,短短三个月,一切物是人非。

  这是一个大师陆续告别的年代,时尚圈浮华而纷杂,而 Alber Elbaz 是难得的对时装充满理想,长情又浪漫的人。

于热爱的时装人而言,他的存在是一道光,会让人觉得时尚也可以深刻和长久,耐人深思与寻味。

  Alber出生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一个美发师,母亲是一个画家。

  7岁起他就表现出对绘画和时装的兴趣,并在 1982 年考入申卡尔设计与工程学院。

  Alber 的自画像

  毕业后 Alber 带着母亲给的 800 美金去到纽约,开始自己的设计师之梦。

  但是生活却没有想象的美好,最开始的七年里,Alber只能在一个邻里都是服装加工作坊的区域,缝制质量低乘的新娘礼服。

  198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Alber认识了 Geoffrey Beene,后者不仅是 CFDA 终生成就奖获得者,更曾被指认为 Phoebe Philo 的模仿对象。

“他给了我工作,也教我如何工作,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来自他”。

  他把 Alber 从服装加工作坊中解救出来,于 Alber 而言:

  Geoffrey Beene 1990春夏

  Lanvin 2015春夏

  1996年是 Alber 职业生涯的转折年,他被聘为 Guy Laroche 首席创意总监。

  Alber为这个客人平均年龄 65 岁以上的品牌,增加了许多现代的摩登元素,也让当时移居巴黎的他,成为了一颗冉冉上升的设计新星。

  Guy Laroche 1998春夏

  这引起了当时正在招兵买马的 Yves Saint Laurent 和他的伙伴、伴侣 Pierre Bergé 的注意。

  1998年,Alber成为了圣罗兰 Rive Gauche 成衣线的女装设计总监。

与品牌主理人或者集团间总会有着重重矛盾。

  从那时开始,Alber仿佛陷入一个魔咒:

  与 Yves Saint Laurent 共事不到两年,他因为开云集团入主而被迫离开。

  在 Krizia 担任设计总监期间,又因为和创始人 Mariuccia Mandelli 的矛盾,在完成一季作品之后就结束了合作关系。

  直到2001 年,Alber成为 Lanvin 的品牌创意总监。

  他将现代元素融合了品牌丰富的文化遗产,形成了 Alber 式样的Lanvin:

  优雅、力量、飘逸、严谨。

有着和“Cristóbal Balenciaga相比肩”的深度。

  他执掌的Lanvin曾被媒体评价为:

  十四年的时间,这位代表着时装旧梦时光的设计师盘活了Lanvin,也创造出了自己的高光时刻,这段经历,磅礴会在后续详细介绍。

  Alber的魔咒依然没有被打破,Lanvin的辉煌在 2015 年发送给他的解雇信里戛然而止。

  随后 Alber 断断续续有过不少尝试,为电影《爱与黑暗的故事》设计戏服。

  与法国香水商 Frédéric Malle 合作设计香水、和匡威合作推出了联名系列球鞋、又联手 TOD’S 推出 TOD’S Factory 匠心工坊系列。

  但人事变动频繁的时尚圈,却依旧没有哪个品牌向他伸出橄榄枝。

  直到 2019 年加入厉峰集团后,他才于今年年初推出个人品牌 AZ FACTORY。

  Alber将自己一贯的乐观和趣味带回了神经日益紧绷的时尚界,我们看到了他的勃勃野心,但这一切还未开始,就不得已宣告结束了。

  Alber入职 Lanvin 前,这个品牌还处于不断易主的状态中,仅从 1989 到 2001 年间,12年就换了 6 位设计师。

  但他却让 Lanvin 起死回生,业绩翻了 10 倍不止,更为品牌创造了无数高光时刻。

  1990年Claude Montana担任Lanvin设计总监时的系列作品

  作为一名女性主义设计师,他热爱且尊重女性。“我的设计是献给我所喜爱的女人们的,因此我的设计并不是为了凸显时装的华丽,而是女人本身的魅力。”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形容他所创造的女性形象,那会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她们可以是像水一样柔情,也可以像冰一样坚固。带有流动感又立体的廓形来凸显,柔软又坚强。

  她们是可爱的,华丽的亮片融合色彩和蝴蝶结元素,变得复古俏皮,完全不会俗气。

  她们还可以是不完美的。Alber用标志性的毛边处理,加上衣服走线上的线头,让服装有未完工感,但仔细看会发现,每段线头都是同样的长度。

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不完美”也可以是一种美。

  Alber的设计里充满了优雅的褶皱、飘逸的裙摆、天马行空的饰品、硕大的花朵...一切都是女孩子最美最真实的样子。

  这样的Lanvin,自然会受到一众女性的簇拥,不论是Meryl Streep、Natalie Portman,

  还是Rihanna、Emma Stone。

  那几年的国内,女明星们同样对 Lanvin 爱到不行,即便是撞衫也要穿,一度成为国内女明星中最抢手的礼服品牌。

  招牌式的鸡尾酒裙、未完成的边缘剪裁、裸露的拉链、各式各样的缎带装饰...

  他用服装,表达了他热爱的女性形象,也得到了全球女性的追捧。

  Alber已然是众人口中“最懂女人的设计师”,但他的厉害之处并不止于此。

  一双芭蕾舞鞋,成为当年的“网红单品”,从 Victoria Beckham 到“it Girl” Lindsay Lohan,好莱坞女王Angelina Jolie,文艺女郎 Natalie Portman 几乎人手一双。

  更是开创了奢侈品牌使用面料结合首饰的先例,那些被丝网覆盖的珍珠配饰,至今也历久弥新。

  不仅是为女性设计,在男装设计上,他也是把正装和运动服饰结合的先锋。

  轻薄柔软和挺阔就一定矛盾吗?Alber 用高科技面料及无结构式剪裁等手段,实现了两者并存。

  他也乐于尝试其他设计项目,当年在 Faubourg Saint Honore 的Lanvin 门店,连橱窗都是由他自己设计布置,不仅会反映当季风格,更充满故事性。

  他还专门出了一本书《Lanvin:I Love You》,收录了许多他喜欢的橱窗作品,每张照片上都有他的手写字,给每个橱窗模特塑造角色和情节。

  像是一天一支烟的心理学家、拥有同一个发型师和治疗师的好闺蜜等等。

  对于这些“女孩子”,他说:“她们都是我的女朋友”,足见他的热爱。

  不仅是对 Lanvin 服装风格重新定位,品牌的“勿忘我蓝”包装,也是由他开发出来的,至今也是品牌的一大象征。

  现在各个时装品牌都在玩的跨界联名,Alber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尝试了。

  2008年,Lanvin和 Acne Studio 合作推出牛仔系列,将 Acne 的雅痞风与 Lanvin 的优雅合二为一。

  2010年,Alber又与快消品牌联名,磅礴至今记得发售前天晚上世界各地都有粉丝连夜排队,这个系列在网上的价格一度翻了好几倍。

  除了时装品牌,Lanvin还和护肤品牌合作,推出过一系列限量版的美妆产品。

  这些直接用作广告和包装的插画,全部出自他之手。

  著名时尚评论家 Suzy Menkes 曾感慨“Alber 是每一个女人的宝贝”,足以见当年他手下的 Lanvin 有多令人着迷。

  私底下的Alber,就如同他憨憨厚厚的可爱外形般,有着一颗大儿童的心。

  早在 Lanvin 时期,你就可以从那些总是出现在设计中的手绘图案发现他的童心世界。

  你很难看到有设计师会在 3.8 女神节或是新年,都要画一幅手绘画庆祝,甚至是新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卡通形象。

  你也不会看见哪个设计师会在自家广告里跳舞,还跟两个比他高一大截的男模站一起跳。

  最后把人家一把推开,俨然一副“这是我的场子”的架势。

  你更不会看见哪个设计师会有这么外露的“吃货本质”,社交平台上除了工作日常就是“关于我今天吃了什么”......

不同于我们想象中性格孤僻的设计师,Alber总能以最大的善意对待身边人。

  他会记住工作室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为女性员工在产子和生日时送上鲜花表示慰问。

  因此当他被 Lanvin 的高管部门毫无预警辞退时,好多员工都失声痛哭,甚至试图通过法律途径将他召回岗位。

  在筹备 AZ FACTORY 的工作室时,他也是亲力亲为,擦桌子、搬凳子,没有一点设计总监的派头。

  磅礴始终记得多年前看过的一则轶事:

  有时髦精曾在巴黎餐厅偶遇 Alber 后,为他付了餐费,他没有拒绝,却坚持要送对方一副手绘图案,即便那比餐费价值不知高出多少。

  从 Lanvin 时期到如今的AZ FACTORY,他始终是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个人品牌的最新系列中,一条小黑裙由不同年龄层的女星演绎,他追求随时随地满足女性需求的舒适时尚。

  与生俱来的可爱性格,让 Alber 的设计变得柔软,也让他成为时尚圈最“受宠”的设计师。

可如同他的设计一样,他并不只有可爱的样子,他更是坚毅的,而这份坚毅,绕不开他的职业生涯。

  就像前面提到的“魔咒”,他总是因为和高层理念不合导致不断离职,那是因为对于时尚,他始终有着自己的坚持和理解。

  从 YSL 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个“寡妇”,从 Lanvin 离开时,他说这是个“悲剧”。

但 Alber 心中始终认为:时尚,是

  在 AZ FACTORY 最新系列发布时,他曾提到:“我想写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故事,而不再是重塑或者替换别人”。

  言谈中,充满了他的希望、坚定和野心。

令人惋惜的是,我们无法再次见证他走上顶峰,但至少我们感受过,他站在顶峰带来的浪漫风景。

他曾站在顶峰向全世界鞠躬,一如他刚踏进时装界时那般腼腆。

    标签: